梁羽佳,大连市第四十四中学2019届毕业生。

四十四年时光的痕迹------毕业生梁羽佳写给母校四十四中

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恍惚间意识到毕业后的我,的确未曾仔细回忆过我的母校四十四中,那些还未来得及上年头的故事浮现在眼前依旧清晰可见。高中的四十四年像是一辆特快列车,沿途的风景拥簇着繁花,路轨却像电影中的慢镜头向前蔓延、驶远。如今毕业一年,我下了车也换了程,踏上了离她更遥远的路,但她依然停留在我的记忆里,不曾褪色。

我在四十四中度过的时光是快乐无比的。作为一个活泼的班级分子,尽管班主任老谭总是苦口婆心的让我安稳念书…可在课间休息或者晚自习前,我总愿和朋友跑到操场,跑到教学楼后那个不大的小卖铺,去享受忙里偷闲的惬意。我回忆起那里初夏傍晚的风,把松垮的校服吹得贴在身上,我和好朋友在干净得没有云的天空下一圈圈走过跑道的白线,看着篮球场上活力又干净的男孩们打着球…是这些美好的片段填满我高四十四忙碌的罅隙,也是我至今无从再去感受的遗憾。有人说,最美的风景总是出现在校园,直至离开四十四中我才感受到这句话的意义。依稀记得高考前的一次晚自习,在教室窗户边看到了大朵低低的云,一层一层莹白又温柔,它们被风卷着慢慢向我靠近,宛如神祗腾云而来,在阳光照耀之下,散开一片神话般的温暖。它们仿佛不再是云,而是我高四十四疲惫生活中的棉花糖,带着丝丝甜意,一缕一缕融化在心里。我们激动的悄悄拿出手机隔着窗户拍下来,于是它就这样定格住,成为四十四年时光里我最眷恋的风景。

四十四中满载着我作为一个学生该有的所有回忆。其实在逐渐适应大学生活的同时,仍会回想起教室墙上一天天飞速减少的倒计时,被风吹进教学楼里盘旋的杨树毛絮,在厚厚的树荫里渡过的那些体育课,还有午休时从窗帘缝隙里缓缓淌出的阳光。我在书桌角刻的字也许还在吧,可时光刻下的那些分辨不出的黑夜和白昼,他们轻轻地擦过晨昏的边缘,也就这样擦去了我的四十四年。

现在的四十四中愈来愈好了,每一年都有新的孩子们瞪着大眼睛走进来,如同四十四年前懵懂无知的自己一样仍以为高中漫长的不会结束,却不知与她告别只是回眸的一瞬间。当所有的日子如同潮水一样哗哗的回流退去到身后,才知道我所经历的每一次每一遍都是告别,渡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会再重来。所以,衷心的希望学弟学妹们珍惜你们的高中生活,接受老师的教诲,端正自己的心态,不论欣喜与难过都是难以再得的财富,不留遗憾不留所谓的“如果”,为自己努力,也为母校多填一份光。

四十四中她依然停留在那里,而我早就走过了千山万水。

版权所有大连市第四十四中学,保留一切权利
校长: 韩民 | 地址: 中山区秀月街97号 | 电话: 0411—82671279 | 电子邮件: zs44zhong@163.com
本站由©版权所有 2007-2019 欢迎光临大连市第四十四中学
网站备案信息:单位名称: 大连市第四十四中学     备案/许可证号: 辽ICP备11005997号